相关文章

25岁小伙子成钻石切割大师 中国已是全球中小钻石第二大加工国

来源网址:

“中国工”正逐步成为优良工艺和品质的代名词。

  中国已是全球中小钻石第二大加工国 “中国工”成优良工艺和品质代名词

  在25岁的陈士亮面前是一个高速旋转的生铁圆盘,上面涂有钻石粉。他左手拿着夹有一粒生钻的“厅”(一种特殊夹具),右手是一刻也不放下的14倍放大镜。神情专注地盯着磨机,左手的“厅”刚一接触圆盘又即离开,微粒划出一道道银色弧光……

  璀璨钻石是怎样切割而成的,一直不为外人所知……记者日前走进番禺沙湾神秘的钻石世界,近距离地目睹钻石的生产过程。

  这里是番禺沙湾珠宝产业园一家安静的工厂,整个产业园非常僻静,却聚集着数万名技术精湛的钻石切割工,他们大多只有20多岁。在世界钻石业界,这群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年轻男孩女孩有一个很受尊敬的称呼——中国工,先进的技术与熟练工人的精湛技艺完美结合的代名词,令番禺的钻石加工业成为全球成本效益的一个典范。

  钻石切割技师赋予钻石新生

  未切磨的钻石如同普普通通的沙砾,没有璀璨的光芒,只有钻石切割技师才能赋予钻石第二次生命。

  番禺沙湾珠宝产业园米琦钻石切割工场,就是神秘的钻石切割工场之一。工场是一个完全密闭的空间,开着空调,进出都要打卡。

  选石分级是第一道工序,用放大镜分辨原石的净度,从而初步定级。大多数由女技师来完成这个工作。在眼前堆满像小山一样普通的钻石前,用镊子夹起一块米粒大小的石头,用单孔的放大镜凑上去观察,按等级,用镊子准确扔向相对应的纸包,在空中拉起道道优美的弧线。“长时间不停地重复同一个动作,很考眼力,只有女孩子才有这样的耐心。”

  选好的钻石要划线设计,既要保持最大的重量,又要尽量减少杂质。

  剩下的工作就是切割与打磨。切割现在一般用激光进行,比传统的方式先进很多,最考验技术的就是打磨,上百名切割师并排坐在高速旋转的轮盘前,把手中的夹杆轻轻触向磨盘,钻石与磨盘之间不断发出银色的弧光。

  钻石工坊里,除去磨盘与钻石的摩擦声,钻石分选声,数千万美元的钻石在他们中间传递,没有人说话。

  用钻石磨钻石切割不当会“爆”

  钻石已经是世界上最硬的物质了,用什么东西来切割打磨呢?

  “就用钻石磨钻石。”米琦钻石的生产经理朱博渊说,根据需要,钻石会沿纹理方向被劈成两半或多块。如果不找对纹理,激光在钻石内折射,有可能在你不需要的地方形成聚焦点,造成的热量很容易骤然改变钻石结构中晶体的内部压力,如果遇到结构中的弱点,很可能在切割过程中崩裂。

  切割好的钻石先要“打圆”,就是在一个涂有钻石粉和润滑油的铸铁圆盘上,磨出所有瓣面(刻面),使钻石发出诱人的光彩。

  因钻石各个方向的硬度略有不同,研磨时要凭借经验。

  中国钻石切割师技术世界一流

  钻石有4C,色泽(Colour)、净度(Clarity)和克拉(Carat)都是天然形成,只有切工(Cutting)是决定钻石最终价值的关键环节。现在“中国工”正逐步成为优良工艺和品质的代名词。

  从业八年的25岁的河南小伙子陈士亮在其比利时老板看来,已是世界一流钻石切割师了。

  在这个有300多切割师的比利时钻石公司里,几乎都是中国工人。

  以前番禺的钻石加工以中小规格的可锯钻和颗粒钻为主,也有少量的大钻坯。钻石体积小,硬度大,价值高,加工时需要细切精磨,尽可能地减少不必要的损耗,对从业人员各方面的要求也很高。

  中国工物美价廉,切割和抛光1克拉钻石的成本在中国大约是十七八美元,在比利时差不多要贵八九倍。

  中国是全球中小钻石第二大加工国

  据介绍,番禺全区拥有400多家珠宝加工企业,10万从业人员,产品优势主要集中在钻石毛坯加工和首饰镶嵌业务方面,前者进出口加工总量约占广东省的1/3,进出口总额约占全国的24%。2010年番禺珠宝首饰年出口值19.95亿美元。

  中国已是全球中小钻石的第二大加工国。目前香港珠宝70%在番禺生产、加工,而香港是世界上最为重要的珠宝中心之一,安特卫普是世界钻石中心,中国内地(主要是番禺)和香港地区是安特卫普25%成品钻石的出口地。